1.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 其他资源

敬请期待奇锋录卷六的发出,剧透三已出


【奇锋录卷六 剧透三】

最末的“尘”字一落,金红袈裟飞入场中,如摩云金翅鸟般凌空罩落,来人单足立于铁枪杆顶,迎风一晃,足尖似粘住杆头,踩定时铁枪甚至并未稍沉,轻功造诣已不能以「绝顶」呼之,只能说是骇人听闻。

(……天痴上人!)

名动渔阳的佛门武尊,世所公认的北域武林第一人,就这么从天而降。

抱头蹲地的百姓闻声抬头,第一眼便见得他头上的五佛宝冠,冠侧长缨飘飘,浑身织锦金绣,衬得背后偌大的夕阳宛若金轮般闪耀,不禁喜动颜色:

“大师来了……大师来了!”有人索性就地跪下,合什低诵佛号,像目睹了什么神迹般,莫名感动。

对比“冠缨索绝”的狂人诗号,天痴远比耿照想象中更宝相庄严,虽说现实里穿得同地藏王菩萨差不多的和尚,此前少年是一个也没见过,连琉璃佛子都是以俊美出尘突显其清静无垢,穿着并不招摇。

能扛得住扮戏文似的夸张行头,非但不显可笑,反令人望之肃然,除了天痴气势慑人,可能也是他本身相貌堂堂,同山主一样是个好看的男人,只是气质更为阳刚,光看便觉心如铁石,难言情悯。

不近情理到了某种程度,让人联想到天地的无情,或也算近神之人了吧?


版权说明

本文地址:http://wx.zxanb.com/tianyan/154.html
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远程,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:

发表评论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

工作日:9:00-23:00,节假日休息

扫码关注